从前有个614:30.风一样的少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早上7点半,有课的和去自习室的都出门了,到食堂吃早饭,然后就去上课或者自习。

    周四早上,米柔照例先到自习室放下书,然后才去教室上课,每周二和周四的一二节课都是高数。

在人文学院里,哲学、考古跟社科学院的社会、信管这几个文理兼收的系一起,上d类数学。

而中文、历史这两个系则是跟艺术系一起上e类数学,因为人数众多,两门课上课地点都在一教的大阶梯教室里,一左一右,离得很近。

所以米柔一走近一教,就碰见中文系的系草涉江了。

    涉江跟往常一样,一身白色装束,棉麻质地的衣服配上他挺拔的身材和俊朗的五官,加上这个从九章中来的名字,很几分飘飘欲仙的气质。

据说涉江父母都是文艺工作者,给独子起名的时候,主要出发点也是其文艺属性,为此甚至连家传姓氏马字都给他去掉了,以保证涉江这两个字的纯粹性。

也因为这个,涉江同学在男生本来就稀少的中文系,显得更加的鹤立鸡群。

大家平时提到他时,普遍不会把他跟男生们放在一起,而是都喜欢作为系草跟本系的系花们相提并论了。

    看见一枚飘然的帅哥在教室楼外倚柱而立,画面自然是赏心悦目的,不过再走近点一看,帅哥的发型实在是美中不足,他一头黑发半长不短,软软地贴在头上,完全没点型。

    米柔冲他点点头,hi了一声就打算走了,时间不早,她还赶着进教室呢。

但涉江好像专门在等她一样,一见面就一把拉住了她,非说有事。

涉江这个人,优点呢就是长得帅,嘴巴甜,但经过一个学期在校电视台的共事,米柔已经知道他说话做事都不是太靠谱了,所以看他嚷嚷有急事,也并没有打算停下来。

但这会儿,涉江拉住她的胳膊,搞得路过进教室的人都纷纷侧目,米柔就有点不太高兴了,皱眉问道,什么事啊,7点50了,等下课再说不行么。

    涉江看她要走,抓着她胳膊更不撒手了,本来舒展的五官都凑到一起了,哭丧着脸说,柔柔啊,这次你一定得帮我啊!不然我就死定了!米柔拍开他的爪子,有点不耐烦地问,你又怎么了,哪那么容易死,等我下课再说吧,你也赶紧进教室!说罢也不理涉江的哀嚎,快步走进了左边的教室。

    米柔进门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满满当当全是人了,不过她不用担心没有位置,614有独门的找座位方法。

首先她站定,找到坐着依然突出的马婧恺的头,然后走过去,挪开宿舍三人给她占座的书,完成。

今天的座位相当不错,倒数第一排左边靠窗,完美!米柔刚一坐下,还没来得及夸奖今天是谁占的座儿,伟大的日分之一老师就进来了,开始上课。

    其实要认真说起来,d类高等数学,对于人文和社科学院的大一新生们来说,真的算不上太难。

但是本届大家的d类高数课全都上得异常痛苦,不少高中数学强项的人,不惜纷纷向系里申请,要去跟人文学院逻辑系的一起去学b类数学,宁愿课程难点,也不愿意再留下来受日分之一的苦了。

高中理科生的马婧恺同学,要不是被宿舍里三个文科生的温情镇压,她就也一起去了。

    这门课的痛苦之处,大家说起来都一言难尽。

简单来说,每次课前预习完,就觉得自己仿佛差不多了,知识几乎都掌握了,然而一听完老师讲课,脑子又全变浆糊了,深感自己与拉格朗日定理之间隔了一整个太阳系,日复一日,被这么折磨着,大部分人都有种要疯的前兆。

大家的态度应相应分化成了两个极端,一类是彻底放弃听课,干脆完全自学,上课就为了点名,答完到之后,就戴耳机,该干嘛干嘛了。

另一类呢,则是跟问题的症结日分之一老师杠上了,每节课都没完没了地提问,誓要把老师的思路学明白。

老师呢,不但不嫌烦,反而很赞赏这种打破沙锅的精神,特意把每次课的最后二十分钟改为了答疑时间,供大家自由提问。

人家老师都这么开明了,让学期初想去系里投诉该老师讲课混乱的学生也很是纠结,对日分之一老师更是爱恨交加,每次上课都□□。

    至于日分之一这个外号呢,还是出自614的易茗之口。

那是第一堂高数课的时候,大家对于高数老师浓重的口音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也不至于完全听不懂,全神贯注的情况下,勉强明白90%还是可以的。

情况一直持续到老师他老人家说出了日之后,那一刻,全教室的人都有一秒的呼吸困难,大家脑袋里都盘旋了一个巨大的?,互相交流眼神,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看到身边的同学也都是一脸尴尬之后,完全不解这是什么情况。

还好接下了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字给了大家一个安心,他写了二、,再加上后面写下1后强调着日分之一,大家才终于懂了日这个发音在老师这里对应的涵义,瞬间,各种凌乱的小声嗡嗡就弥漫了整个教室    然而老师不知道是没发现,还是见惯了大风大浪,完全无视了学生们的异常,继续专心不日地讲定理了课后,很多人都在议论,这高数老师到底是哪里人啊,这一口**的日分之一还有他的独特音调,都快让大家心脏承受不能了。

这时,对各地方言小有研究的易茗就铁口直断,这日分之一听起来不能是某一个省的口音,分明就是某几省口音交汇的独特产物,但具体是哪几个省呢,她一时也判断不好。

大家对此半信半疑,不过日分之一这个外号也就这么流传下来了。

    后来据小道消息说,日分之一老师的的确确乃是安徽、河南和湖北三省交汇处人士,这一口**的独特发音也就有了解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