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祖宗群:第64章 您怎么不讲理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范福能说什么,也只有陪着笑,点点头,却什么都不敢说!

    难道他说,其实他家家主没在山西介休,而是在张家口!

    尼玛,这是自己作死,他范福怎么可能这么傻的说出来。

    要知道现在的张家口可不是京津冀唐经济圈,三小时的路程呢,而是正儿八经的关外了,乃是蒙古和满清的地盘!

    范福相信要是他敢说自家家主在张家口,他相信崇祯就是再焦头烂额,也会第一时间把范家给抄了,然后能逮到多少就宰了多少的!

    哦,忘记了,范永斗现在应该不在介休,现在介休有他范永斗个什么毛啊,他的家当都应该在张家口呢,现在范永斗应该在张家口那里,为建奴的小皇帝尽职尽责的收集着我大明的情报吧?

    介休有他范永斗个什么毛啊!

    这人说话怎么这么粗鲁啊!难道是我范家的仇敌不成?

    他的家当都应该在张家口呢,现在范永斗应该在张家口那里!

    握草,他怎么知道的?

    为建奴的消皇帝尽职尽责的收集

    这句话已经是诛心之言了,而且他们做的已经足够隐秘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重要的是,他是谁?

    官场上的?想要通过我范家联系上满清的?

    锦衣卫东厂的?想要在这最后威胁我范家,捞一把的?

    虽然说脑子里想了很多,但范福还是反应极快的说到,这位客官,您可不能污蔑我家家主,您这一句话玩笑话,可是要被抄家灭族的,私通建奴,那可是大罪,我范家老老实实做生意呢

    谁给你开玩笑了?朱明一拍那柜台,望着对方的眼睛,低沉的说到,我再最后问你一句,这银票给不给我兑?

    范福的脑袋是一阵阵的发懵,怎么又转回到这上面来了?

    可是,您老人家脑袋不被踢的话,也不想想,您都这么说了,我怎么敢给您兑,那岂不是坐实了我范家的罪名!

    对不起啊客官,您的讲理啊,这事不是

    你到底给不给我兑?再磨磨唧唧,我可就直接查抄了你这铺子

    您怎么不讲理啊

    这句话范福没有说话,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时间脸色苍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嗬嗬嗬的发出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声音!

    曹化淳正缓缓的走进来,来到朱明的身边,低声的说到,朱先生,都准备好了

    范福的身体甚至在听到这三个字的瞬间就瘫软了下来,整个北京城这两天里,问问还有一个人不知道这三个字代表意义的么?

    只是,这朱先生怎么就选中了我们范家?

    你怎么不讲理啊!

    这是你家的,你就得认!

    朱明很是认真的说到,就似乎是在强调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

    就像是在后世他拿着人民币去买东西,不论是你韩国的乐天,日本的711,还是你法国的家乐福,又或者是你美国沃尔玛,难道你还能不收?

    更别说银行了,难道你拿着人民币去花旗银行或者汇丰银行,他会不认?

    当然,这些都不叫事。

    朱明现在要的是找事而已!

    这是你家的,你就得认!

    朱明这话一落,那掌柜的也索性直接的说到,这位客官,这银票是我家开出来的,这个我认啊,可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