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祖宗群:第256章 副提督是个什么东西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于是在镇远舰的舰桥便出现了比较怪异的一幕,两个身穿清朝官服的中年男人看这一个青年跟一个明显是外国人再对峙!

    敢问这位先生在北洋海军之中身居何职?外国人厉声的问道。

    朱明确是丝毫不以为意的说到,无官无职!

    那阁下这般干涉北洋海军内部事务,便是违规!外国人这般说到,然后转头看向定远舰的管带刘步蟾和镇远舰的管带林泰曾厉声说到,丁提督不在,有我副职在,为什么不悬挂提督旗?

    刘步蟾和林泰曾还没有说话,朱明就笑着说到,琅威理先生

    琅威理转头就训斥道,在军舰上,请叫琅威理将军,我现在是大清北洋水师副提督,或者你可以叫我提督大人!

    朱明伸手示意刘步蟾和林泰曾不要说话,自己编继续说到,敢问一下副提督大人,我知道海军之内有海军提督丁汝昌丁大人,自然也有提督旗,那么悬挂提督旗自然是可以,但是副提督旗,有么?

    琅威理的脸色一变,说真的,在《北洋海军章程》里还真没有副提督旗这个规定。但是琅威理显然不这么认为!

    老子是副提督,只是在海军提督丁汝昌在的前提下。丁汝昌不在,那老子跟你们这群什么将军,总兵,管带的相比,我就是提督!

    再说了,从开始大英帝国卖给满清王朝军舰的时候,对于随行的教员要求就是以教导清军使用军舰为由,控制其谁是的控制权,这一点是心知肚明的事。

    所以,这一次镇远舰、定远舰和致远舰还有一艘运煤船补给舰组成的小型舰队,便成了琅威理觊觎实施自己远大理想的第一步!

    一般都说中国人造反的第一步都是扯旗。琅威理可能在中国待的时间长了,觉得扯旗这件事还真是一件大事,于是现在他提出了,因为自己在,所以,必须要悬挂提督旗!

    说白了,这不是旗不旗的问题,这是指挥权的问题!

    刘步蟾和林泰曾都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主,这点小伎俩也是看的清清楚楚,所以,一开始他们协调得,悬挂的就是镇远舰管带,北洋水师左翼总兵林泰曾的总兵旗!

    于是,琅威理便找来了,声明有自己在,副提督就是这只海军舰队的最高长官,就那必须要悬挂提督旗!

    琅威理的脸色一变,可丝毫不惧,而是大声的说到,在我与李总督的合同之中写着呢

    朱明这个时候已经拿出了手机,开始搜索起琅威理的信息,只是别人看不到他手里的手机,但是他的那个动作还是有些怪异。

    朱明看了再三之后,才有些愕然的说到,副提督是个什么东西啊?

    副提督是个什么东西?

    这话让在场的其他三个人都是脸色一变!

    琅威理更是暴躁的表示要跟朱明决斗!

    可朱明只是淡淡的说到,不知道一个中校军衔的军人是如何做到中将级别的副提督的?再说了,北洋海军官职之中可以副提督?

    琅威理顿时不说话了!

    副提督当时说的只是个荣誉称呼而已,他的实际官职其实是北洋海军总查,因为丁汝昌是陆军出身,所以他管事比较多,慢慢的副提督这个称呼也就被大家认可了!

    但事实上,北洋海军之中就没有副提督这个军衔!

    其实事实上这件事本身就是个糊涂账,当初1886年醇亲王巡阅北洋,以琅威理训练有功,授予二等第三宝星并赏给提督衔。以后李鸿章在发给琅威理的文电中,常用提督衔琅威理或丁琅两提督的称呼。在北洋海军的正式公文中,他的头衔全称是会统北洋水师提督衔二等第三宝星琅威理。

    而且在第二年的三月,琅威理接受李鸿章的派遣,到英国和德国接收致远、经远、靖远、来远四艘快船。他以靖远为旗舰,升提督旗指挥,直至抵达厦门与丁汝昌会合。

    这些都说明一点,事实上琅威理除了真正的指挥权没有以外,其他的待遇都已经跟副提督,甚至是提督没啥区别了。

    但事实上,即便是琅威理也没有把醇亲王为的提督衔当回事。

    毕竟北洋海军是李鸿章的,还是的得看李鸿章的意思,而且琅威理是和李鸿章签的合同,所以,北洋海军副统帅,副提督这个事,还真是说不清楚。

    可你现在要来抢指挥权,朱明就不能忍了!

    叫啊,你倒是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白崇禧毕竟不是后世的穿越者,更不是在祖宗群的那个白崇禧,当然不明白这句话的恶趣味,可是他却知道对方这般说话的有恃无恐!

    门外警卫的脚步声已经很清晰,就差推门而进了,是什么让眼前这个青年这般的淡定?

    朱明微微一笑,现在自己和群里那个白崇禧聊天的小窗里发了一个定位,然后轻轻的一点,白光一闪,一个周边白光旋转的黑洞出现在白崇禧书房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