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刀掳明月:第60章 双刀争锋两结义,孤剑力敌独驰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各位掌门落身于地,瞧着黑衣人提刀似行云流水般离去,捂痛呻吟。

王少雄心里暗笑,猛想起莫不是通幽谷的人暗中监视,若是如此各位掌门不会罢休,自然有好戏看了。

忽听见孙万山质问他对黑衣人作何解释。

王少雄睡意朦胧加之为金为开揪心,便将一切推到叶剑奇身上,说到:人是叶掌门看见的,我又怎知道,各位掌门恕不奉陪,小我先去歇息了。

说着转身进了客栈,将众人关在外面。

    各位掌门吃了闭门羹,便转过身将叶剑奇围住,叶剑奇心里不免怒骂王少雄一番,见众人横眉怒目,张口结舌道:那人身着夜行衣,头罩黑套,叶谋不能辨认!金龙门雷天豹笑道:叶兄,怎能将我等置之不顾,独得了刀谱。

叶剑奇闻声,方要发作只听的吴今雄冷冷道:如若不是叶兄将他打成重伤,他又怎会仓皇奔逃?叶剑奇吞吐道:此人想必与金刀山庄又关系,我等若是将他擒住,一切自然知晓!众人听的黑夜人与金刀山庄有关系,想到刀谱永除后患,早已不知困乏,心里更是狂喜,四方镖局四位掌门齐声谓叶剑奇道:既然如此还请,叶兄带路!叶剑奇知今晚之事不会轻易了解,只能是硬着头皮拔身而起,向镇外去了,众人不甘其后,紧紧相随。

    见众人离去,金为开与梦思春这才松了一口气,二人方到桌前面坐下,惊魂甫定,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二人立时站起来,手持兵刃,看是王少雄与王管家二人徒手进来,这才放心。

王少雄见二人尚在心里暗笑,众人着了通幽谷的道,又见二人惶惶不安赔不是道:不请自来,打搅了小兄弟,实属无礼,请多多包涵。

金为开不言,拱手还礼,王管家瞧见他这般无礼心里自然不悦,梦思春已觉查,忙应声道:王岛主这般说来,岂不是我二人反客为主!这般说来王少雄挽回了一些面子,投桃报李,相互自责,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

    金为开听他二人啰里啰嗦,显得虚伪,猛的站起来正要说时,耳根突跳动,听见窗外有人,细细听来,这人气息匀称略显浮躁,想必此前屋顶的黑衣人便是大大的不如,听见那人渐渐远去,立刻抄起手前刀跃身破窗而出,怒喊道:什么人,鬼鬼祟祟!此时众人皆惊,扑到窗前,却见一人远去已是难以追赶。

梦思春忽记起他身上有伤趴在窗前大喊别去追了,小心有诈!    金为开提气丹田,气冲涌泉脚尖轻点屋檐,霎时间已在数丈之外,只觉耳边风声嗖嗖,隐隐约约听见身后梦思春喊叫。

金为开再稍微提气,跃到那人前面,提刀在腰挡住那人问道:以纱蒙面,不如以真面目示人。

那人不要,看了一眼身后,有看看屋顶下面,突然拔刀扑向金为开,刀离喉咙渐近,金为开跃身那人身后,扭身一刀砍下,那人使出一招恶蟒翻身刀锋撩起划向金为开眉峰,情急之下扭头侧转,挺刀平起横隔,力发于臂右腕外拨沉下同时左手探出欲撕下那人面纱。

金为开手到脸前只见他一拧头挽起左掌拍向金为开胸口,金为开左手变掌,两掌向对一股猛力透掌而出,将那人震出数十步之外。

金为开被自己掌力所惊,缓过神来,那人已远去,真要追时,梦思春赶过来拦阻,抱怨他伤势未痊不该愈鲁莽行事。

梦思春催促他赶快离开,那人朝通幽谷所住客栈去了,此地已不宜久留。

金为开尚在迷惑不解自己掌力何以变得如此厉害,梦思春心中疑云早已散,拉着金为开往回走说他是因祸得福。

    回到屋内,王少雄见他步法稳健有力,内力亦是精进不少心里顿时疑团叠生,退后三步试探问道:恭喜小兄弟?金为开自然不知他所说是内力精进,不解道:何喜只有!王少雄呵呵两声道:伤势痊愈之喜啊!梦思春寻思王少雄已起了疑心,得趁机快快离开,免得遭他暗算,于是笑道:适才之事,定会招来麻烦,为王岛主引来许多不便,我二人不如早早离开的好。

王管家抢在王少雄前说到:夜深不便,二位还是早些休息,待天明了再作打算,我等也不便打搅了,先告辞了。

说着拉了王少雄一把向外走去。

梦思春惶恐正要说时,王少雄也随了一声早些休息,同王管家转身走了。

梦思春跟前走到门前,关了门,伏耳倾听,王管家谓王少雄要他今晚动手杀了这二人。

王少雄戛然止步说他是险他于不仁不义,江湖中虽是声名狼藉却也不愿做这等事,梦思春暗暗佩服,便听见王少雄说过了今晚纵使他二人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要抖上一抖。

    声音渐远,听见二人离开,返身谓金为开说到渔岛的人要对他二人动手。

金为开不以为然,坐在桌前沉声道:我与他的仇,不共戴天,他不杀我,我亦得杀他,迟早的事!梦思春又怎能叫他送死呢,反驳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必急于一时呢?金为开心里已打定主意,雷6打不动,慢慢道:你还是早些休息!梦思春自知说不动他,便趴在床上睡了。

    (本章完)。

    第一节双刀争锋两结义,孤剑力敌独驰去    残月悬空,众人心犹不死,除了少林,峨眉两派外,皆聚集在客栈外无意散去,王少雄不得不陪着王管家出来。

王少雄饭包酒足,劳累一日的困乏汹涌而来,无心应对各位掌门,听见众人嚷嚷着要进客栈搜一搜方肯罢休,王少雄立时来了精神。

王管家抢先说到:店内多是受伤的弟兄,且已安睡,怎能许各位无礼要求!话音落只听见众人中一声笑,金龙门雷天豹喊道:王岛主,金屋藏娇怕我等抢了去?众人一阵哄笑。

王少雄便反问他这话是何用意,众人却也有些不耐烦了,王少雄心中真值犯愁突听见叶剑奇手指楼上喊道:什么人,还不出来?王少雄心中暗笑叶剑奇老奸巨猾,于是故作惊讶道:叶掌门快将他揪出来!让大伙瞧瞧!众人顺着叶剑奇手指的方向看去,黑乎乎一片。

    此时,金为开运功疗伤已毕,躲在窗前偷听,听见他一声喊,心头一颤,着实也是下了一跳,退开一步,只觉梦思春按住了手腕,示意他不要动,许是他使诈。

金为开心里一股热流涌动。

    突见窗外人影闪过,窜上了屋顶。

各位掌门见叶剑奇冲到屋顶,唯恐他独得了刀谱,亦是手持兵刃,纷纷纵身而起,直冲屋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