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刃浪剑:三十四章 群英大战息龙山(之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佩服!佩服!老道有生以来横行江湖几十年的追风剑法竟然被先生一招就破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呀!不过老道不服输。上清道长抱剑向峨眉逸士一揖,站在半边。

    在场的群雄惊得目瞪口呆鸦雀无声。其实上清道长的武功要比峨眉逸士的武功剑术都老辣得多,只不过峨眉逸士比他多了几分智慧,瞅准了上清道长使剑的空缺所在。虽然一招胜了,但他心里明白自己绝对不是上清道长的对手。

    群雄只知道,上清道长是当今顶尖级的武林高手,这样的武林高手只一招就败在峨眉逸士手下,真是不可思议。就是雄心蓬勃为郁刃浪剑而来的人,大多数也被这一招震慑住了,如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凉透了心!

    老夫来也!这声音是从空中落下来的,众人向空中望去;只见六七丈高枝繁叶茂形如华盖的大松柏树上飘然飞下一个人来,那落下的姿势飘飘然,像一片树叶。

    听声音,峨眉逸士,荷花仙子已经知道是天龙子来了。令他们惊奇的是从来不知道天龙子有武功,而且是这般登峰造极的武功。待到他飘然落地时,真的如一片树叶般轻巧。

    奇迹!点苍山下洱海边上直至周围百里的人除了上清道长与小鸬鹚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天龙子具有武功,只知道他是治病救人的良医。就是与他相交的武林人士也没有在他身上察觉丝毫武功的痕迹。此时只见他银发、银须、银髯、银眉弯弯垂到两颊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就像一只白鹤凭空降临。他身背药篮,药篮里装一把挖药的鹤嘴锄,锄长不到三寸,锄把不足一尺五,锄把被手掌磨得玉光玉滑。这药锄不知跟随他多少年了。

    众人奇怪,上清道长不奇怪。三十年来他与天龙子经常见面,谈论武学,研究药理。天龙子来去如风,在他离开天龙洞时,天龙子还在洞里,此时见天龙子从松柏树上飘然而下,在他看来一点也不奇怪。

    令鸬鹚翁奇怪的是,天龙子视名利如粪土,从来不介入江湖之事,怎么今天也来搅这趟浑水?我到要看看他是什么目的,要是他对峨眉逸士这方不利,别看几十年的老朋友,到时候我也要为难为难他。

    只听到天龙子说;老夫对什么郁刃浪剑不感兴趣,真正的会谋者,谋江山,谋社稷,就谋人心。谋捞什子郁刃浪剑拿来做什么?原本今天我只是来看看热闹,想不到稀奇果然出现了,这稀奇就是你峨眉逸士。想不到啊,想不到!名誉江湖几十年的追风剑被你一剑就破了!唉!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天龙子说着,抱拳向峨眉逸士道;峨眉先生能否把你的剑法赐在下见识几招么?

    众人看着疯狂的大象绝尘而去,山顶上鸦雀无声。

    峨眉逸士看见金姬、银姬、玉姬同时扑向司马艾,心里一急,劲从心发飞身挡在司马艾前面,抱拳道;使不得,三位公主。司马先生是我的老友。金姬、银姬、玉姬急忙刹住攻势落在峨眉逸士身前。

    嘻是峨眉先生的老友,自然是我们的朋友了。金姬说罢。三姐妹围着司马艾转了一圈,一缕缕香风袭得司马艾喘不过气来。把司马艾弄的脸色彤红。

    金姬、银姬、玉姬停了下来站在司马艾周围,形成鼎足之势。她们三姐妹的行动把各路英雄、在场的兵丁的目光都吸引到她们身上。

    好动人心魄的美女,把热血男子都看呆了!

    妖女,看好了。上清道长如一道幻影,直扑金姬、银姬、玉姬。

    上清道长快,金姬、银姬、玉姬的身法更快。只见金光、银光、绿光闪动,看不清被围在中间的上清道人。她们手中不同颜色手帕飞舞,如几个孩童在嬉戏一样。

    上清道长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三十年前曾经在两湖扬名立万,一次身负重伤,为了躲避仇人追杀,便逃到点苍山寻找药治伤。后来在点苍山下遇到天龙子,天龙子给他治好了伤,两人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天龙子的影响下他改掉了以往的暴淚之气,心里的仇恨也就渐渐磨灭了。因为他迷恋上了这里的山水,便在这里云游潜修,三十年来赢得了很好的声誉。

    峨眉逸士是个武林行家。他看着上清道长在与金姬、银姬、玉姬闹着玩似的,不费半点吹灰之力。便暗自在心里打量;即使是自己出手跟上清道长相斗,可能在五十招之内就要露出败象。难为这三姐妹了,花枝一般的娇嫩的身躯竟然在上清道长搅动的气流旋窝里轻松应战,大大地出乎于峨眉逸士的意料之外。

    虽然金姬、银姬、玉姬手中发出的梭子带着劲风,发出嗤嗤的破空之声。每一只梭子都直攻上清道长要穴,但都被上清道长化解了反击回来。那被反击回来的梭子带着的力道比在她们发出去时的力道强了数倍。

    圈子越转越大,显然是上清道长发出的内力把金姬、银姬、玉姬逼迫到了两丈以外。使得她们三姐妹像三片树叶在风中旋转。奇怪的是上清道长发出的气流,就像装在缸里的水不向外面泼洒,只在他所控制的范围中形成罡气。

    眼看金姬、银姬、玉姬被香汗浸湿了统裙,娇  喘吁吁,已显败象。上清道人则潇洒自如,气定神闲 ,白发童颜映衬着西下的夕阳更是容光焕发。虽然以上清道长的身份是不会伤及她们的。但再这样下去她们就会大伤元气,如负重伤。

    司马艾看在眼里,如果不出手相救,便枉作须眉。这几天来的追杀都是因自己而起,责任应该由自己来负。便暗运**神功,把罡气聚于指尖如一根铁杵突然射向上清道长。上清道长的武功已瑧如化,感到一股极为强劲的罡风触及到他的气流,似乎比他的功力还强劲,心里暗自佩服;三十几岁的司马艾竟然这般浑厚的内力,真的是后生可畏啊!急忙一个旋转,旱地拔葱跃起两丈多高,像一只白鹤飞了起了,飘飘然落到圈子以外,把司马艾射来的罡风消于无形。

    金姬、银姬、玉姬在司马艾的相助之下脱离了危险。但她们不知道上清道长为何跳出圈子,更不知道是司马艾救了她们。她们只感到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呼吸突然轻松,这才发现四肢百骸浑然无力,如果再与上清道长拖延片刻,就连站立的力气都么有了。

    从司马艾蓄力待发到上清道长跳出圈子,峨眉逸士看得一清二楚。便暗自纳罕,虽然在赤文岛上已经知道上司马艾的功力大进,但料想不到竟然到了这般境界,如此般出神入化?一股莫名的喜悦涌上心头;这是为司马艾高兴,为罗盛高兴,为自己高兴,最终是为大唐的江山高兴!

    正当上清道长被司马艾逼出圈子落地之时,恰恰落在了青云居士身边。其实青云居士只是在上清道人落地之时抢先一步到来。

    道长也怎么搅进这趟浑水了青云居士不解地问。

    事不由人啊,居士。上清道长回答。青云居士知道上清道长的为人一向正直,所以不便再问。

    息龙山上被包围得水泄不通。

    除了武功稍高二三流角色疑惑之外,在大多数人眼里是上清道长被金姬、银姬、玉姬战败了。

    丰时看出了一些蹊跷,心想一向不染指江湖之事的上清道长也来夺剑,何不将他拉拢自己一边。

    道长,依我看来,今天的事只有道长出面主持公道了丰时一脸恭敬对上清道长说。

    你是一诏之主,你看该怎么办上清道长的脸上无任何表情,不冷不热地说。

    道长,你是前辈高人,你说了算!丰时讨好地说。

    要夺剑自己去夺,我只代表我自己,上清道长双目看天,不屑一顾地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